若婕

本命:堀川國廣
主食:兼堀、堀兼
雜食,什麼都吃,求同好聊天TTTTTTTTTT

【兼堀】離不開(ABO)(5)

學園paro,ABO設定

主兼堀,微安清,OOC可能有,慎入

四位高中三年級,兼定和安定同班,堀川和清光同班。

***

「國廣,今天的進度?」

「第五章哦。」

「……天氣真熱啊。」

「是呢。」

「今天有要來複習嗎?」

「抱歉呢兼先生,今天有約了。」

「……啊是嗎。」

和泉守不知道那天是怎麼回到家的,渾渾噩噩彷彿一切都只是夢,想著不會有事的他隔天就發現堀川似乎不是那麼黏自己了,就算努力的找話題兩人之間還是有種隔閡感。

──糟糕了啊。

就算是平時,即使吵架以堀川的個性也不會對自己那麼冷淡的,究竟該怎麼做啊!和泉守覺得自己快噴火了。

煩躁。煩躁。煩躁。

看著充滿低氣壓的和泉守,清光和安定都不是很想靠近被掃到颱風尾。轉頭再看看堀川,雖然還是和平常一樣笑容和藹,但仔細注意還是能發現他情緒很低落。

瞧這兩人鬧成這樣也很不好過的清光嘆了口氣,「怎麼辦啊……」

將手裡的三明治塞進清光嘴裡,無視了身旁嗚嗚嗚的聲音,安定也咬了一口自己的份「總覺得國廣最近情緒比較容易不穩。」已經觀察一陣子的安定拂掉手指上的碎屑,不是很確定的自言自語道「是因為……嗎?」

差點噎到的清光灌了幾口水終於緩過勁來,雖然眼神帶有責備但還是回應了安定的低聲嘟噥「我已經有提醒過他了,但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他沒有否定安定的推測,不過也沒有給予肯定「我以為這會是個好機會的……」

好不容易這兩人終於有進展卻突然半冷戰了起來,明明應該是局外人的清光卻比當事人緊張。

看著因為焦躁下意識揉捏起手邊東西的清光,安定感嘆了句「真是個好閨密啊。」

他用著一種難以描述的眼神盯著清光瞧,雖然找不到詞彙形容但清光感覺就是很不舒服。

「說什麼啊你!是兄弟才對吧!」


這樣不上不下的狀態維持了一個星期沒有改善,就連安定和清光都很詫異那兩位能僵持這麼久。

在安定也要忍不住的時候,考完期中考的瞬間三人同時收到了一樣內容的簡訊。

「下午五點老地方集合 ♪不要遲到哦!✧*。٩(・ω・*)و✧*。」

一眼就辨認出傳訊者是誰也知道對方的意圖,看著那彷彿女子高中生的語氣安定忍不住低聲罵了句笨蛋,卻止不住揚起唇角將手機收下。

接近傍晚的五點陽光不再刺眼,反而將天空都染上了橘紅,非常的漂亮。不久後路燈就會依序點亮,和白天的街道不同,夜晚的氣氛更是輕鬆與熱鬧。

所謂的老地方是一家平價餐廳的角落包廂,這裡隔絕了店內吵鬧的談話吆喝聲,除了隔音好外空間也比其他包廂大許多,他們總會坐在這吃飯聊天打鬧。

「慶祝期中考結束!」清光情緒高昂的說著,舉起杯子。

「哦!」其餘的人也很配合的將自己的杯子集中互相碰撞,玻璃發出清脆的噹啷一聲,大家帶著笑容一飲而盡。

放下杯子後各自開始吃起自己的餐點,雖氣氛不是非常熱絡,不過還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努力不讓場子冷下。

堀川吹涼了湯後小口小口喝著,不久後露出幸福的笑容「這家的味噌湯還是一樣好喝呢。」

「我也很喜歡。」同樣笑著的安定附和,神情溫柔的捧著湯碗「和家裡煮的味道很相似,每次喝了都會不自覺的想家。」

……

安定向清光使個眼色,後者接收到後突然像是想起有趣的事情一樣笑了起來「前幾天不是那誰的生日嗎?被D班一個叫鶴丸的整得超慘,哈哈哈哈──」

經清光一說也跟著想起來的和泉守點點頭,「啊啊我有看到,真是嚇死我了,幸好和他不是太熟……」

……

像是這樣,努力找的話題聊了幾句後又沉默下來,平時總是可以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沒想到現在要延續是這麼困難。

輕輕的叩一聲,和泉守放下瓷碗抬起眼看向清光和安定「說吧,把我們找出來有什麼事情?」

這下包廂是真的完全安靜了下來。沒想到和泉守會突然直奔主題,安定勾起了笑容,他就是喜歡和泉守這份乾脆。

跟著放下餐具,安定直勾勾地對上了和泉守的眼「這次確實是來慶祝考完試的,不過主要是為了你和堀川。」

下意識的和泉守看向堀川,見對方沒有驚訝的表情。

果然早就知道了嗎?

其實堀川是不知道的,但他大概能猜想到兩人的目的所以並不意外,卻也因此更感到愧疚。

「因為你們倆搞得氣氛很尷尬啊,不好好談一談的話我和安定也會覺得很難受哦?」

「明明只有你而已。」

「哈?你在說什麼啊?安定明明也很擔心啊?」

看著安定和清光的表情,覺得替兩人造成困擾的堀川滿臉歉意「真的很不好意思……是我太無理取鬧了,不是兼先生的錯。」

聞言和泉守瞪圓了眼看著堀川,一臉難以置信「哈?國廣你又……!」

他又想將錯都攔在自己身上了嗎!?聽堀川說的話這麼理解的和泉守忍不住憤怒起來。

「我、說、啊!這……」

沒等和泉守說完,堀川頭一次打斷了他的發言「兼先生說的沒錯。是我太依賴兼先生了,我會好好想一想的。」

稍作停頓,堀川露出了以往的溫和笑容,但和泉守看了卻有些心涼「不管是大學還是未來,我都會好好考慮過一遍的。謝謝兼先生。」

「……」

和泉守感到疑惑又心情複雜。明明這不是自己所希望的嗎?為什麼聽堀川親自這麼說了心卻有種疼痛的感覺,感覺堀川將離他遠去?


一覺醒來,和泉守覺得生活突然變得安靜單調,明明這應該是自己最為熟悉的生活方式,他卻感到一切都不同了。

早上很難爬起床、頭髮變得很難整理、衣服變得皺巴巴的、房間變得很雜亂、早午晚餐只能買外食解決……

都是堀川害的。和泉守明知道這不是堀川的錯卻還是這麼想著,彷彿這樣會好過一點。

和泉守煩躁的揉亂了他的長髮,洩氣的盯著鏡中一直引以為傲、現在卻面容憔悴的自己。

他想起,每當自己焦躁時堀川總會在旁邊好聲好氣的說著「兼先生,急躁易怒會吃虧的喔。」

平時是怎麼回答的?和泉守忘記了。突然間他覺得好久沒聽到堀川的聲音了,明明總是嫌他煩人,現在和泉守卻非常希望堀川能唸唸他、再帶著無奈寵溺的笑容幫他打理好一切。

離開了房間,今天沒綁頭髮的他任長髮隨意亂飄,髮尾隨著和泉守的大動作左右甩動彷彿隨時會打結,但他無心去管這些。

「今天怎麼沒綁頭髮?」已經習慣和泉守綁得有些雜亂的髮型的安定看到他今天披頭散髮的到校有些意外。

「沒心情。」

也看得出和泉守最近心情不佳,安定聳聳肩決定不多打擾,關心一下後便轉回自己的位置。

和泉守幾乎沒在聽課,已經超越進度的他光明正大的走神,支頰看著窗外球場上體育課的其他學生嘻嘻哈哈的搶球、投籃,接著互相擊掌、仰頭大灌著水解渴,一臉滿足。

真好啊,他恍惚的想著。

迷迷糊糊的度過了一天,放學後獨自走在路上的他想起一直繞在他身旁的小跟班。

啊啊,已經很久沒和他一起走回家了……既然已經決定要找堀川好好談談,那……

他看著掌心裡因為夕陽染上了色彩的物品,再次握緊。

和上次一樣按了門鈴仍然沒有人來開門,和泉守不知道是不是堀川在躲他,還是不在家,甚至只是單純的沒聽到而已。

叮鈴叮鈴叮鈴──和泉守有些急躁的連按了好幾次,屋內沉寂的像是沒有人在家一樣。

躊躇了半晌,和泉守拿出堀川交給他的鑰匙,喀嚓一聲他轉開了門,將頭探進門內輕聲的說了聲打擾了。

屋內一片漆黑非常安靜,果然不在家嗎,和泉守想著。

他拖下鞋子逕自逛起堀川的家。堀川一個人住,他不太買東西所以也沒有什麼雜物,就是書多了點,全部都被整齊的收納在書櫃內。和泉守瞥見客廳一角有個小桌子,上面擺了個花瓶,旁邊有個相框。

走近一看,那是他和堀川、安定、清光的合照,站在他身旁的堀川笑得燦爛,自己則是有些無奈的表情,勉強的勾出一個笑容。

那是畢業旅行時的照片,當天已經玩得夠嗆還被那三人拉著到處跑,已經快累死的他聽到還要合照時臉都垮了下來。

「兼先生,機會難得,開心點嘛。」

「累死我了。」

「就一張!拜託了,兼先生。」

「……我知道啦。」

他沒想到堀川會這樣好好的收藏著,看著相片上的堀川,和泉守不自覺的神情柔和下來,食指撫摸著。他輕笑,想要合照和他說不就得了嗎。

和泉守細細的繞完一圈後走至堀川房門前,從門縫看裡面依舊是一片黑暗。

嘆了口氣,和泉守轉身正要離開時聽見了細微的聲響,硬生生的止住了腳步。

帶著濃厚的鼻音抽咽著,細聲呢喃著最為熟悉的稱呼──

「……兼先生……兼、先生……」

和泉守不知道堀川為什麼哭了,但聽那聲音他的心忽地揪緊、心急了起來,忍不住對著門內喊出這幾日一直擾亂他的心的名字:

「國廣……!」


***

鶴丸躺著也中槍

日更挑戰失敗_(:3 」∠ )_

最近處於一種熱到融化、然後又變回固體、再融化掉的無限輪迴裡

一直很揪結這篇到底該怎麼打,感覺好混字數(!)

打出「和泉守不知道堀川為什麼堀了」的當下,我很想吐槽又不知從何吐起,只好把臉埋在桌上……(?)

我還是乖乖去睡吧晚安世界。・゚・(つд`゚)・゚・(已經早上了好嗎)

评论(19)
热度(58)

© 若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