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婕

本命:堀川國廣
主食:兼堀、堀兼
雜食,什麼都吃,求同好聊天TTTTTTTTTT

【兼堀】離不開(ABO)(4)

學園paro,ABO設定

主兼堀,微安清,OOC可能有,慎入

四位高中三年級,兼定和安定同班,堀川和清光同班。

***

「你沒事就好了。」

看著到校的堀川拉開椅子坐下,清光鬆了口氣「我很擔心。」

聞言堀川笑了笑,發現清光看不見帶著口罩的他的表情,尷尬地稍微移開了下視線「謝謝你,我沒事哦,讓你擔心了。」

那天經過和泉守的照顧堀川順利退燒下來,只剩下輕微的感冒,大概將藥吃完並多休息就能痊癒。將這情況告訴清光後對方也終於放心下來。

因為清光就坐在隔壁,兩人便轉身面對面聊了起來「怎麼樣?有什麼進展嗎?」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他手肘輕輕推了推人。

「什、什麼進展?」本想喝水的堀川沒想到話題會被帶到這裡,放下了寶特瓶半裝傻的回答。

瞧堀川一臉窘迫,擦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指摀嘴憋笑,「國廣不是喜歡和泉守嗎?那天看他特地翹課去找你~吶,很高興吧?」

藍綠色的眼眸瞪大,堀川吃了一驚,完全沒想到對方會知道,他一臉驚恐的看著人「清光怎麼……」

「很明顯啊。」也沒料到堀川會沒發覺自己的行為舉止很明顯,清光無言了下。

「該不會……兼先生也知道吧……」

不,全部的人應該剩他和你不知道而已吧。望著堀川一臉擔憂,清光在內心這麼吐槽著。

同時,位於隔壁班的和泉守一陣鼻癢打了個噴嚏。

看為了自己行為煩惱著的堀川,清光托腮笑了「你們距離應該又拉近了吧,恭喜你。」打從心底如此祝福著,他很替自己好友高興。

意外的是他發現堀川的眼神閃爍了下,回答時有些不自然的停頓「嗯,是呢。」

看這反應他不再支頰,挑起眉想搞清楚狀況「怎麼了嗎?」

堀川表情有些受傷的嘆了口氣「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兼先生在躲我呢……」

 

安定看著早上來就沉著臉的和泉守一陣納悶「發生了什麼事?」

是廚藝不行受到打擊了嗎?

一臉糾結的看了眼安定,和泉守猶豫了下還是乾脆的擺擺手說沒什麼。

他怎麼可能會告訴安定因為想起他電話裡的那句話意識到了些什麼,搞得自己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堀川。

將書包甩下肩後和泉守有些焦躁的扒了扒髮,決定不再多想順其自然便好。

如果他辦的到的話。

 

紙張翻頁時發出了輕微的聲響,眼神掃過、筆尖摩擦,迅速熟練的判斷出問題的解決方向後寫下幾串算式,不久一題便又完成。

由於接近期中考,房內的氣氛比平時要嚴肅許多,每個人緊盯著自己的總複習教科書,用螢光筆在上面畫上一行又一行的要點,同時又在筆記本上做著淺顯易懂的表格整理。

和泉守有些心不在焉,明明對他而言是非常簡單的題目他卻思考不出答案。抬起頭看著對面專心解題的人,他發現自從那件事後心裡佔滿了堀川的存在,無法考慮其他的事情。

第一次意識到班上女生們口中嚷嚷的「感情」、「喜歡」,這些對他來說非常的陌生,不可否認的和泉守有些不知所措但又不想求助於人,只好笨拙的用著他的方式一點一點去解決。

──如果對象是堀川的話,他願意嘗試。

和泉守不自覺的盯著堀川思忖,注意到對方有動作趕緊收回視線垂頭假裝很認真的在做複習。心虛似的,和泉守感到心跳加速。

因為感冒藥副作用注意力有些不集中的堀川揉了揉額想稍微歇息一下,他將目光移到對面的人身上,沉迷的看著和泉守認真的神情,堀川有些無法自拔。

看著看著不經意撇到了對方的習題,堀川覺得有些奇怪「兼先生,你是不是寫錯了?這一題,應該是……」指尖貼著紙張,堀川訴說著他的看法,途中悄悄抬眸看和泉守的表情。

被指正的和泉守耳朵染上了紅有些惱羞,但他不吭一聲地將算式改掉,握緊了筆桿寫出正確的答案。

「兼先生身體不舒服嗎?」堀川有些擔憂的關心著,「難道因為照顧我所以被傳染了嗎?」

「單純寫錯而已!」

「是嗎……」

將一切看在眼裡的安定和清光忍住笑。

本來是堀川現在換和泉守,目光追隨著對方、因對方而分心,這兩人真的非常像啊。

呼了口氣,有些口渴的堀川伸手要倒水,注意到水壺已空,只好拿起瓶子起身「我去裝水。」

看著堀川離開房間,和泉守也跟著站起來「咳、我去廁所。」他知道這很假,但還是找藉口撇下想笑又不敢笑出聲的兩人,離開目前對他而言有些煩悶的空間。

下了樓梯,和泉守站在轉角望向裡面忙碌著的堀川,整理好心情深呼吸後他走至對方身旁幫人拿起已裝滿的容器。

「咦?」轉頭看著突然出現的和泉守,堀川伸手想拿回水壺「兼先生,讓我拿著吧。」較矮小的他墊起腳尖,見狀和泉守露出勝利笑容將手伸高,有著身高優勢的他堀川想拿根本拿不到。

鬧騰了一陣子決定放棄的堀川只好站穩收回手,正想向人抱怨時看見對方將手伸至他面前。

不明所以的堀川疑惑的仰首望人,「兼先生?」

和泉守抿唇,藍綠色的眸直視著堀川久久不說話。安靜下來的廚房回盪著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響,被盯得難為情起來的堀川有些緊張。

「……鑰匙。」

「是的?」

「給我你家的鑰匙啊!」

像是掩飾害臊,和泉守皺起眉口氣不是很好的罵著。非常了解和泉守個性的堀川看了眼便明白對方真正的情緒,他咯咯笑了起來。

「太突然了兼先生!」堀川笑著喘了口氣,雙手開始在褲袋裡摸索那串東西「不過我先給你身上的鑰匙吧,還有備用的不要緊。」堀川沒有問和泉守為什麼跟他要鑰匙,他根本不在意原因。相反的,堀川感到非常開心。

將鑰匙從扣環中取下後堀川輕輕的把它交到和泉守手中,笑瞇了眼「請收下。」

愣了愣,沒想到堀川非常乾脆的就將如此重要的東西交給自己,意識到這是堀川對他的完全信任,和泉守也跟著勾起笑容,握緊了躺在掌心裡的至寶。

 

「國廣,你不吃了嗎?」看堀川放下餐具似乎打算不吃了,安定注意到對方盤子裡還有一半以上的咖哩飯。

堀川歉笑搖搖頭,「最近不是那麼有胃口。」

不知道是因為最近太熱了還是怎麼,他總是吃的很少也不太想吃東西。雖然現在還不是夏天,但太陽炙熱得彷彿已經到了七月份,或許真的是因為太悶熱導致沒胃口吧,堀川這麼猜想著。

「你已經很瘦了,再不吃會長不高。」和泉守一口咬下蜜汁雞腿,咀嚼著如此評論。

面對這言論堀川乾笑了起來。和同年齡的男生比起來他確實較矮小,雖然他Omega的身分佔了一部份原因,再加上本身發育比較慢,導致合照時他總是要蹲到前排去否則會被擋住,對此堀川也很無奈。

「國廣。」清光湊到堀川耳邊悄聲詢問,「你是不是快到發情期了?」

聞言堀川愣住了,用著眼睛能看見的速度慢慢臉紅起來,轉頭驚訝的看著人「唉?」

「我猜的啦……國廣你注意點吧。」清光不放心所以才提醒的,某方面來說堀川挺少根筋,尤其是關於自己的部分。

點點頭表示了解,堀川微笑道謝「我知道了,謝謝清光。」

經清光一說堀川才想起這個可能性,如果真是因為發情期的話那就說的通了。

正在思考之後該注意的地方,忽地安定打開了話題「你們想好要讀哪間大學了嗎?」稍作停頓,他雙手輕放至腿上「畢竟已經三年級了,早該有個目標。」

日子過得很快,不知不覺時間已經剩下不多,他們不只將面臨彼此分離走向各自的路,還有最重要的──對未來的抉擇。

經過短暫的沉默,清光思考後先作出了回答「A大吧。」

點點頭,安定也跟著說出早已做好的決定「我的話倒是想試試E大。」

「安定考的上嗎?」

E大的偏差值很高,相對的要求也相當多,清光只是隨口問問並沒有惡意,不過安定似乎誤會他的意思了。

頭上彷彿出現了井字號,安定不怒反笑「哦?在實力上我可是非常有自信的哦?相反的,清光能考到A大嗎?」

「你的意思是我考不上嗎?」本想解釋的,但聞言清光也有些不滿了起來。

「我沒說考不上。」迎上清光的怒視,安定反駁「我只是問你考的上嗎?」

眼看又要吵起來的兩人堀川苦笑了下,他看向和泉守好奇的詢問「兼先生想讀哪間大學呢?」

「還沒決定啊……那種事情都可以吧?」手指捲起長髮擺弄著,和泉守相當隨意的回答。

「也是呢。」堀川勾唇笑了笑,相當同意的附和著「以兼先生的實力,不管是哪一所大學只要兼先生想考都是非常容易的,因為是兼先生嘛。」

在堀川心中,或許平時和泉守在乎的東西不多,但只要認定了目標就一定能達成,那種認真與自信是堀川喜歡的其中之一。

和泉守明白這都是堀川的真心話,因此聽了相當開心「國廣你呢?你想讀哪?」

「兼先生去哪裡我就去哪裡哦。」

這也是堀川的真心話。他早已下定決心,不管和泉守到哪他都會追隨著他,只要不阻礙到和泉守,堀川願意傾盡心力幫助他,甚至是為他剷除一切障礙。和泉守可以不喜歡他,堀川也沒想過能和和泉守在一起,不管是「同學」還是「朋友」的身份,只要能待在和泉守的身旁就足夠了。

和泉守扶額似有些頭疼,「我說,你也該為自己想想了吧?」

「咦?」堀川徹底愣住了,完全沒料到和泉守會這麼回答自己。他有種不安的預感,突然間不是很想聽和泉守接下來要說什麼。

「什麼事都跟著我,不覺得太沒主見了嗎?」

連和泉守自己都愣住,在說出這句話時他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但他不知道怎麼挽救。

和泉守其實不是那個意思,他只是希望堀川能再多為自己著想些,只是希望……

氣氛突然變得沉重,引起本在打鬧的安定和清光的注意。

「說的也是呢。」

堀川回給他一個笑容,但粗心如和泉守都能察覺那笑容其中的苦。


***

最近超級熱,覺得快融化的我_(:3 」∠ )_

這幾天不停的哀號著兼桑好難懂安定好難懂沒梗了要怎麼寫會不會崩壞啊啊啊啊TAT(被親友黑單)

覺得兼桑好像很好懂,但又好難懂,我快搞不清楚自己了,覺得自己在OOC怎麼救(迷失自我)

順帶說說,現在只要打字電腦就會自動幫我選成→堀出奶、兼(RY

謝謝夥伴們的評論和喜歡,有什麼需要改進的也歡迎和我說喔!(土下坐)

评论(8)
热度(80)

© 若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