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婕

本命:堀川國廣
主食:兼堀、堀兼
雜食,什麼都吃,求同好聊天TTTTTTTTTT

【兼堀】離不開(ABO)(3)

學園paro,ABO設定

主兼堀,微安清,OOC可能有,慎入

四位高中三年級,兼定和安定同班,堀川和清光同班。

***

按下門鈴已經過了兩分鐘還不見人開門,隨著時間的流逝和泉守越加緊張起來。

「喀擦……」

眼前的門打開,終於看到堀川的和泉守忍不住勾起嘴角,但在看到對方的穿著跟神情時瞬間臉僵住。

「咦?兼……先生?你怎麼會過來?」沒想到和泉守會跑來自己家,堀川很意外的愣了愣。

「是我。」抓了抓頭,和泉守略過了後面的問句,比起這個他比較想問眼前一身校服的堀川「倒是你怎麼回事啊?」

不介意自己的問題被忽略,覺得請假時還能看見和泉守就很滿足的堀川低頭看著自身打扮回答「不好意思兼先生,因為昨天不太舒服所以才先回家休息了。」瞄見和泉守越來越黑的臉堀川縮了縮肩膀繼續解釋「早上本來想上學的,好不容易穿好校服但實在沒辦法只好請假了……來不及換下衣服就先休息了。」

這時和泉守才發現堀川的臉有些紅,伸出手輕貼對方額頭感受著溫度,臉湊近看著人「量過體溫了嗎?」

突然拉近距離堀川猛地心跳加速,透過吐息他清楚的聞到那熟悉的信息素,貼在額上的手稍微冰涼,過近的接觸使他有些頭昏腦脹,很想就這樣維持下去。

雖然很開心不過怕傳染給和泉守,堀川只好稍微後退拉開了點距離「有,稍微發燒而已。抱歉呢,現在沒辦法好好招待兼先生。」

看著堀川拉開距離,心裡莫名燃起一把火的和泉守收回手挑起眉「沒關係,進屋。」強硬的直接下決定,和泉守直接一把將人推進屋內自己也跟了進去,完全沒有這是別人家的自覺。

一陣甘甜的信息素味撲鼻而來,和泉守不自覺的放鬆了神情。

「可是、咦?等等……」等堀川反應過來慌亂的轉頭時只看見自家門闔上的畫面。

現在的自己可是在感冒著啊!如果傳染給和泉守的話怎麼辦?

還被推著的堀川轉身想去拿口罩,卻被和泉守緊緊抓住,他只好無奈的回頭「兼先生,我要拿口罩……」

「還拿什麼?快把衣服換了去休息。」覺得堀川這時的小心翼翼非常令人煩躁,和泉守繼續把人推到房間內,更為濃郁的甘甜味傳來,他覺得有點被撥撩,趕緊搖搖頭迫使自己冷靜下來。

「可是……唔……」欲言又止的堀川躊躇了下,看和泉守盯著自己似乎不讓他滿意的話不會善罷干休,只好背過身開始解釦子。

在堀川換衣服期間和泉守雙手環胸打量著對方的臥室,簡單的擺設與色調、物品有條裡的分類排列著,整體舒適整齊的感覺非常有堀川的特色,房內的訊息素更是讓人放鬆,想深呼吸讓肺部充滿堀川的味道。

看了眼還在摩摩蹭蹭的堀川,和泉守有點不耐的開口「怎麼脫這麼久?」同為男生自己有的對方也有,也不是沒有看過,到現在還在害羞嗎?

「不好意思兼先生……似乎……」有點使不出力。

還沒說完堀川就被一股力量扳過身,和泉守低下頭語氣無奈開始解起堀川的制服「平時做事不是俐落的很嗎?現在笨手笨腳的……」

後面和泉守說了什麼堀川根本沒聽進去,他只覺得腦袋轟的一聲爆炸,什麼都無法思考一片空白,耳朵嗡嗡作響。

和泉守一顆一顆解開鈕扣,映在他眼前的是一片雪白的胸口,些微出汗使皮膚染上一層淡淡的粉紅,他很想伸手輕撫那肌膚,但和泉守嚥了口唾沫,看著堀川因為不舒服而有些急促的呼吸,甚至因發冷期而微微顫抖,只好逼迫自己保持理智加快更衣的動作。

呆滯的讓和泉守笨拙的換上睡衣,堀川像機器人一樣走到床邊、躺下,和泉守跟在後面還幫他拉上了被子。

「好了,快睡覺。」

「兼先生呢?」

堀川抬頭看著坐在床邊的和泉守,他很想對方留下,但又希望對方回學校上課,糾結的他眨眼望著和泉守,不知在對方眼中看起來像怕被丟棄的小狗般淚眼汪汪。

伸手蓋上堀川的雙眼,和泉守惡聲惡氣「睡覺!」

只好休息的堀川乖乖放鬆身體準備進入睡眠,其實吃過藥的他想睡的不得了,因為和泉守的拜訪堀川本想好好招待對方,卻沒想到似乎被反過來照顧了。

有兼先生在身邊,感覺能做個好夢呢……堀川睡著前這麼想著。

看終於安靜下來的堀川,和泉守盯著他的臉龐突然感慨了起來。

擅長照顧人的堀川對於自己總是缺少一些自覺,勉強自己不斷的努力這和泉守都看在眼裡,累了倦了他不會說,總是獨自面對一切。

在今天堀川倒下後和泉守才發現不知不覺間自己身邊居然都有堀川留下的痕跡,不管是房間、衣服、生活都是他打理的,而自己早已習以為常。

人啊,總在失去時才發現那些美好。雖然還沒有失去,但和泉守慶幸他能在這個時候驚覺到那些堀川帶給他的一切,沒有了堀川他渾身不自在。

不想失去堀川,想好好照顧堀川……這些話和泉守是絕對不會對他坦白的。

嘆了口氣,和泉守輕手輕腳的走出房間關上門,從口袋取出手機盯著通訊錄躊躇了許久,最後像是不甘心一樣按下了通話鍵。

「喂?這麼難得,和泉守找我有什麼事?」

聽見那帶著笑、聽了三年的聲音,和泉守其實很不想求助於對方,但為了房間裡的那人他只好開口請託。

 

身子震了一下,堀川猛地睜開眼,剛睡醒的他眼神帶有驚慌,喘了口氣平復下來後伸手想擦汗卻碰到頭上的濕毛巾,撇見桌上裝著水的盆子後明白情況的堀川瞬間被感動,尤其看到端著一碗稀飯走進房內的和泉守時更甚。

袖子捲起至手肘,已經綁起的頭髮有些凌亂,堀川看了很想幫和泉守整理,無奈現在身子軟綿綿沒什麼力氣。

他看著對方捧著碗坐在床邊對他點點頭露出滿意的笑容「你醒了啊?吃點東西吧。」

將堀川頭上的毛巾拿下丟回盆內,和泉守問道「能自己吃嗎?」

「可以的。」堀川聽見有些啞的聲音愣了愣,苦笑了下後靠著枕頭慢慢坐起身,接過碗舀起一匙吹了吹,小口小口的慢慢進食。

米粒被燉的軟爛幾乎是入口即化,雖然非常清淡不過對於現在還虛弱的堀川而言是比較適合的食物,這是安定告訴他的。

看吃著稀飯還露出笑容的堀川和泉守鬆了口氣,看來似乎煮的不會太差。

我想做還是能做到的嘛!不但長的帥成績好體育強還會下廚,真不愧是我!

看著沉醉在自我滿足的和泉守,堀川忍不住笑了出來。

沒想到兼先生會來呢……被照顧著還能吃到兼先生的稀飯,我真幸福啊……

垂下眼簾堀川彎起了嘴角,心想兼先生真溫柔啊。

碗內還有一半的稀飯,堀川抿了抿唇,沒什麼胃口但畢竟是和泉守親手做的,最後還是花了些時間全部吃完,看著空了的碗讓和泉守更是開心。

注意到堀川唇邊有一粒米,和泉守拇指輕輕一抹「米粒。」

「啊,謝謝兼……先生……」堀川瞪大眼看著和泉守自然的舔掉那粒米不禁臉紅起來,和泉守見他這反應還覺得奇怪,細思自己做了什麼後也跟著不好意思。

今天的兼先生感覺好不一樣……令人臉紅心跳。堀川心想。

房內瞬間安靜了下來,剩下空調運轉的聲音及堀川有些鼻塞的呼吸聲,他不好意思的摀住鼻子嘿嘿笑了下。

看著和泉守堀川不禁放柔了神情,思考半晌後打破沉默「謝謝兼先生,讓你照顧我真是不好意思。」

「這種機會很難得啊。」

「是啊……照顧人的兼先生真的很帥氣。」

雖然堀川一直以來都相當直接,也不是第一次說他帥,但和泉守不知道為什麼這次卻接不了話困窘了起來,於是房內又恢復沉默。

 

歇息片刻後堀川將餐具拿起打算做整理,見狀和泉守全部搶走有些生氣的罵道「病人就給我好好休息啊,真是的。」轉身大步離去留下支支吾吾的堀川在床上休息。

「兼先生!讓我做就可以了,我可以的!」用著沙啞的聲音喊著,雖然喉嚨疼但堀川實在不放心讓和泉守動手,聽見房外兵兵乓乓的聲響更是擔憂,過了好一陣子才看見和泉守走回房內。

「這點事情我還是可以做到的。」和泉守沒好氣的說著,手上拿著一杯溫水,將藥丸遞給堀川,「還會不舒服嗎?等等吃藥再休息一下吧。」

「好的。」放鬆下來又開始有點睏的堀川點點頭,接過藥丸後含著溫水一口吞下。

一些水來不及嚥下從嘴角流落,滑至鎖骨再被睡衣吸收,和泉守盯著堀川上下滑動的喉結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撇開視線轉移注意力。

今天的自己真奇怪,為什麼都會注意一些奇怪的地方啊!和泉守要自己醒醒別再想些有的沒的,對於堀川他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沒了堀川你真的什麼都不行了呢。』電話裡的安定這麼說著。

因為堀川是自己的助手啊。

和泉守愣住了。

──他真的只是助手而已嗎?

***

今天頭痛所以早更TuT(爬床)

真的很感謝各位的點閱和評論,感激不盡!

覺得越來越像寫流水帳的我感到挫折OTZ

评论(10)
热度(60)

© 若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