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婕

本命:堀川國廣
主食:兼堀、堀兼
雜食,什麼都吃,求同好聊天TTTTTTTTTT

【兼堀】離不開(ABO)(2)

學園paro,ABO設定

主兼堀,微安清,OOC可能有,慎入

四位高中三年級,兼定和安定同班,堀川和清光同班。

***

「真好呢。」

將筆桿夾在鼻子和嘴唇中間,噘起嘴的清光沒由來的突然這麼說。

「嗯?」停下寫字的動作,堀川抬起頭看到對面的人晃晃頭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看,不禁下意識的想著是不是服儀哪裡沒弄好,「清光為什麼這麼說?」

清光將筆拿下,左手撐著頭百般無聊的用食指與中指夾著筆桿繞了幾圈,「有堀川照顧的和泉守,羨慕啊──」

午後的陽光從清光身後的窗戶映照進屋內,開著冷氣的房內感受不到絲毫熱氣,反而氣氛慵懶的想抱著棉被睡個午覺先。

「清光不是有安定嗎?你們感情很好的呢。」食指曲起輕抵唇,想起總是在鬥嘴的兩人雖然平時打打鬧鬧,但在細節上能發現彼此都很為對方著想。

就像兼先生一樣呢,雖然個性粗枝大葉,卻會在某些時候注意到自己是個Omega而拉開距離,對於兼先生這份溫柔感到窩心,但也不可否認的也感到些微……失望。

思及此堀川垂下了眼簾,在心裡暗暗嘆了口氣。

「才怪,誰和他感情好啊。」冰涼的觸感從額頭上傳來引起堀川的注意,抬眼看見清光用著認真的神情盯著他看,手上的筆頭卻是戳著自己的額。

「表情真明顯,又在想和泉守了吧?」被看穿的堀川一陣臉紅。不管什麼事對方總能看清自己在想什麼,難道自己真的這麼好懂嗎?

縮起肩膀閉著眼讓清光用筆頭戳了幾下,感覺對方離開了才睜開眼。緋紅的眼珠看著桌上的書本,起唇輕聲問著「為什麼總是這麼努力呢?」

清光指的是課業上。堀川成績不差也不是特別出色,但在認識和泉守後不知怎的突然認真了起來,成績不只是大飛躍,更是進了排名前幾內。

「……」

堀川默不作聲逃避般移開了視線,思緒飛到一年前。

 

在認識前堀川早就知道和泉守這風雲人物,全校沒有人不知道他。如一顆星般閃爍美麗卻遙不可及的和泉守,堀川抬頭仰望著他,並不奢望自己能引起和泉守的注意,想著只要能看著他便可。

某一天,清光叼著棒棒糖拉著堀川的手來到A班,堀川的視線不自覺落到披散著長髮的人身上移不開。

「安定!」清光朝教室內喊,聞聲正和和泉守說話的安定抬起頭,和泉守被打斷話題無奈也跟著瞧過來,見對方看向這方向,堀川像作賊的小偷一樣立刻撇開視線。

清光招招手,安定只好和對方道歉後邁步走來「怎麼?你又忘記帶課本了嗎?」

「不是!」拿出口中的棒棒糖,清光反駁著。

頓了頓,清光才說出真正的目的「今天放學你有空嗎?最近車站那裡不是新開了一家甜點店嗎?想找你一起去吃……對了,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堀川國廣。」拍了拍堀川的肩膀,清光伸手指指安定「這傢伙是大和守安定。」

拍掉指著自己的手,安定朝堀川點點頭勾起了笑容「初次見面,你好。」

「你好,我是堀川國廣。」他也跟著微笑起來,堀川覺得這人很親切,或許能和對方好好相處,他點點頭致意。

「別看他這樣人畜無害,其實他根本……噢噢噢──」

還沒說完清光被笑的溫和的安定跩住了臉頰往旁邊拉,痛得眼角泛淚「請別在意。」

愣了一下,堀川本來想回答,卻被一個高出安定好幾顆頭的人從教室裡走出來給吸引了目光。

「大和守,我們晚點談。」停下腳步,身後的長髮隨之擺動,淡淡的信息素聞了很舒服。那人的聲音很好聽堀川很喜歡,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自己只要看到對方,視線就移不開。

「好。」

在安定和和泉守談話時好不容易被鬆開的清光揉著臉呲牙裂嘴,注意到堀川的目光緊盯著人看,像是理解了什麼的他勾起笑容,拍拍安定。

再次被打斷的安定有點火大,正想發難時看到清光的表情後只好暫時忍下。

「不好意思~和泉守放學後有空和我們一起去吃甜點嗎?」

 

全身緊繃的堀川小心翼翼的瞥著和泉守。那人就在自己對面,意識到這個處境的堀川更加緊張,在桌下的手不禁抓緊衣角。

與這邊尷尬的氣氛相反,安定和清光很輕鬆的隨意聊著天,堀川羨慕的看著他們,又把視線收回來,沉默的攪拌著飲料。

烏黑的髮絲在桌面上散著,骨感的左手抬起將一些髮塞至耳後,那人神情放鬆,漫不經心的望著窗外人車來來去去的街道,堀川覺得和泉守美的彷彿一幅畫。

看著和泉守的長髮,髮質不差不過似乎沒在保養,如果好好整理的話一定會更帥氣吧……這麼想著,堀川不自覺伸出手。

長的帥成績又好什麼都難不倒他的男人嗎……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你在幹嘛?」

和泉守冷冷的問著。回過神來,堀川才意識到自己居然開始綁起和泉守的頭髮了,沒問過就擅自觸碰別人這是多麼的失禮,第一次見面就給人不好的印象真是太糟糕了……

「對、對不起!因為兼先生太帥氣了,不自覺的想幫兼先生整理一下頭髮,沒想到……」

看堀川羞紅著臉慌慌張張的解釋,和泉守上下打量了一下對方,忽地對堀川勾起笑容「被我迷倒了嗎?」

瞬間覺得被電到的堀川顫抖了一下,用力點頭附和「是的!」

「很好很好!」

等安定和清光轉頭看到的就是堀川樂呵呵的幫和泉守整理頭髮,那人像是沒事一樣隨意讓人擺弄,氣氛變得十分和諧。

……在我們沒注意到時發生了什麼事情?兩人同時無言想著。

 

隨著越來越熟識,堀川也更加親近和泉守,不只是在學校會在他身邊圍繞著,放學時和和泉守一起度過,幫和泉守整理房間、打掃家裡、梳理儀容也都成了堀川的工作,對此安定和清光已經見怪不怪。

不過當然也有眼紅的人對此情況感到不滿,他們不敢做出什麼舉動來,只好散播謠言中傷堀川,利用言語的力量精神打擊他。

面對閒言閒語堀川並不是完全不放在心裡,他明白為什麼會造成這個局面,他想解決──

『區區一個Omega憑什麼黏和泉守那麼緊啊?』

『他那樣的Omega和泉守是看不上的吧?』

如果不強的話,如果不努力的話──

「因為兼先生哦。」

「哈?」突然間無法跟上話題的清光愣怔了下。

「──如果不努力的話,就不能站在兼先生身邊了呢。」

 

堀川覺得頭腦渾沌,反應變得很慢,不知不覺看著和泉守的背影胡思亂想了起來。想到了如果自己不在對方身邊了他會感到任何一點不方便嗎?想到了剛認識時的尷尬處境、想到了想跟上和泉守腳步的自己是如何跌跌撞撞、想到了……身為同學的自己可以以幫忙的名義理所當然的觸碰著和泉守,這樣的自己是不是很狡詐。

搖搖頭甩掉那些思緒,覺得今天的自己不在狀況,不能以這樣的狀態複習會影響到和泉守的,只好和和泉守道別分開後獨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洗洗睡吧。堀川這麼想著,平時動作俐落的他今天反而緩慢許多,當終於躺到床上時他滿足的嘆了口氣,闔上雙眼。

「晚安,兼先生。」

 

「國廣呢?」

嚼著口中的三明治,和泉守注意到平時繞在自己身邊的人不在,覺得有點不習慣。

……原來那傢伙不在會這麼安靜啊。

「國廣今天請假喔。」想起班導有些擔憂的神色,還特地過來要自己有空關心一下堀川,讓清光覺得幸好他們的班導人還算不錯。

「請假?」昨天的那些話讓堀川這麼難過嗎?不過以堀川較為心思細密的人來說確實很有可能。思考了一下,和泉守一口將剩餘的三明治吃下,用紙巾擦拭嘴唇「反正今天的課很無聊,就翹課去看看國廣吧。」

「今天的化學課不能翹掉啊,可能會被當的,和泉守。」抬頭看著已經站起來要離開的和泉守,安定好心的提醒道。

「沒差沒差~我走了。」

清光望著和泉守離開的方向嘆了口氣「唉,真不知道和泉守能不能做好啊……真擔心。」

聞言安定抿了下唇,微微笑,筷子一伸夾走盒子裡最後一個章魚小香腸,沒反應過來的清光愣愣的看著留到後面享用的小香腸消失在安定的嘴裡,不禁憤怒抗議「那是我留到最後的──!」

「沒辦法,誰叫某個笨蛋看偶像看到癡呆流口水,只好幫他吃掉了。」

「誰流口水啊白癡安定!」

「笨──蛋──笨──蛋──」

 

等和泉守溜出學校來到堀川家門前已經是半小時後的事情了,他看著上方的門牌確認沒錯後站在門前愣了三秒。

這時候突然來訪會不會很奇怪?堀川如果問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他要怎麼回答?「因為擔心你啊。」?「我只是順路剛好來看看而已。」?不管怎麼說都太牽強了吧!

苦惱的和泉守想起總是很自然就出現在自己家裡的堀川,那人總是跟在自己身旁,即使是在家裡也一樣。

……很自然就出現在自己家裡?

和泉守愣了一下。是說為什麼堀川會很自然的在自己家裡閒晃?他想起來在某一天將自家的鑰匙給了堀川,不知為何和泉守毫無保留的信任著他,讓他打理著自己的一切,堀川甚至會幫他補充一些日常用品,自然的就像他們同居一樣。

但現在他卻站在堀川家門前!

在那些習以為常的日子裡,現在才想起自己似乎沒有想像中親近堀川,他有試著去了解、關心過堀川嗎?

意識到這些的和泉守低頭握緊了拳頭,居然感到有些憤怒。


***

「不好意思~和泉守同學放學後有空和我們一起去吃甜點嗎?♥」

覺得這麼說也不奇怪的清光23333

和堀川是好閨密的清光不覺得很棒嗎XDDD

我都覺得清光快變主角了啊!(反省#


謝謝大家的評論和喜歡,我真的非常感動(痛哭流涕)我會加油挑戰日更的!!!(作死)

评论(5)
热度(78)

© 若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