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婕

本命:堀川國廣
主食:兼堀、堀兼
雜食,什麼都吃,求同好聊天TTTTTTTTTT

【兼堀】離不開(ABO) (1)

學園paro,ABO設定

主兼堀,微安清,OOC可能有,慎入

四位高中三年級,兼定和安定同班,堀川和清光同班。

 

好久沒寫文了,久久一寫就是各種第一次啊真緊張!不管是刀劍還是ABO設定還是paro

將第一篇刀劍文獻給兼堀和安清了,請多指教><!

***

「沙沙沙……」

空間安靜的連紙筆摩擦的細微聲響都能聽的一清二楚,人們認真的盯著書本思考解題的方式,不自覺得連眉頭都皺了起來。

「叩、叩、叩」

筆尖敲擊桌面的聲音特別突兀,所有人抬起頭看發出聲響的人──加州清光。

「我說,國廣,你這題是不是寫的有點久啊?」五分鐘前他打哈欠有些無聊的亂瞄時就注意到他在寫第八題,但現在還停留在同一題,很明顯的就是在分心。雖然他明白對方分心的原因,但仍忍不住想調侃一下。

「咦?啊……!」這才注意到自己分神了,堀川有點難為情,但更讓他難為情的其實是清光的眼神。

在與清光眼神接觸後他馬上反應過來對方知道自己是偷看和泉守看到恍神了,這使他更感到害羞。

「你居然還有時間觀察別人啊,笨蛋清光。」仍是低頭翻著教科書,安定開口這麼說著,也不清楚這究竟是圓場還是通常運作。

「你說誰笨蛋啊!白癡安定!」

「誰回話就是誰啊。」

「你怎麼可以這麼討厭啊──!」

「……啊啊吵死了。」

手撐著臉頰看著吵起來的兩人,和泉守雖然口上這麼說但看起來完全不介意。

看了這麼久的書確實讓人想睡覺啊,有點無聊。和泉守也打了個哈欠這麼想著。

「呵呵,不過也因為有他們兩位才能這麼熱鬧呢。」

無視了兩人的爭吵,堀川為大家添增了些飲料,再次端正的坐回原位,環視了一圈卻是將書本給闔上了。

看來已經沒有讀書的氣氛了呢,也好,就當作休息吧。是說明明離考試已近卻沒有緊張的氣氛,真不知道這該不該感到擔憂。

是的,處於高中三年級的他們將面臨人生的大考,一個階段結束與開始的中間點。雖然現場的人課業都不差,不過還是盡到學生的本分努力讀書著,現在則是因為清光打破氣氛後理所當然的成了休息時間。

 

「我出去看個電視。」揮揮手丟下剩下的人,和泉守起身走出房間,見和泉守要離開堀川也立刻站起要跟出去。

看這一前一後的兩人,清光喝了口飲料滋潤爭吵後乾渴的喉嚨,「國廣真的很黏和泉守呢。」

對此評論不表示否認,安定也喝著堀川倒滿的飲料「自從認識了和泉守後國廣不就是那樣了嗎?」叫著兼先生兼先生的繞在和泉守身邊卻不奇怪的人也只有他了吧,那一臉的滿足笑容閃得明明不是單身的安定和清光眼瞎。

回憶完笑著搖搖頭的安定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把抓住清光「我說你啊,可別做多餘的事喔?要是亂說話造成什麼後果小心我砍你啊!」

「才不會呢!放開我啦!」掙脫了安定的手,清光拍拍皺起的衣領,「常識我還是有的好嗎?」

有些事情還是靜觀其變才是最好的方式呢,現在的他們就安靜的當個觀眾吧。兩人互看了一眼達成共識後便結束這個話題,繼續其他的閒聊。

 

鐘聲響起後沒多久走廊上就充滿了人群,談話的聲音使這本來就不大的空間顯得更加吵雜。

A班的和泉守和安定以及B班的堀川和清光按照以往的習慣在某處會合後一起走向福利社,在清光和安定的牽線後他們四個人便常常走在一起,四人同進同出在校園內算是很正常的景象了。

「兼先生,別再吃那個了,對身子不好的。」

「多吃點紅蘿蔔,我知道兼先生不喜歡吃,但不能挑食的對吧?」

「你好煩啊國廣。」

更正,應該說這兩個更常走在一起才對。

無視了兩人推來推去討論午飯要吃什麼,清光和安定各自拿好東西結帳後站在一旁等待,沒多久那兩人也結完帳走出來,四人再隨意的聊著天走回老位置準備享用午餐。

區區一個Omega憑什麼黏和泉守那麼緊啊?

即使不大聲但卻確實的傳入了堀川的耳裡,那一秒堀川的笑容有點凝固住,但下一秒他又恢復正常的談笑著。

「他那樣的Omega和泉守是看不上的吧?」

「大概也只能幫人生育而已吧?有什麼用呢?」

「對、對~」

「哈哈哈哈──」

「喂,我說你們別太──」同樣聽到的清光忍不住怒火正想發難,卻被堀川一手拉住「好啦好啦,沒事的。」輕拍清光的肩膀安撫著,堀川像是毫不在意一樣溫和的笑著。

但看見這笑容卻使清光怒火更旺。

「怎麼了?」走在前頭的安定和和泉守轉頭看著他們。

在清光的解說下了解情況的兩人也不禁憤怒,尤其和泉守轉頭想尋找那些人,卻被堀川的手按住肩膀往前推。

「沒事的喔,兼先生。」他這麼說著。

和泉守不但成績好人又帥氣,還是個非常有能力的Alpha,本來就頗有人氣的他在大家眼中是個相當吸引人的存在。和泉守拒絕過非常多Omega,大家都在猜測他是不是已經有了心上人,即使如此還是不減和泉守的魅力,反而更增添了神秘感與挑戰性。

因此對於在和泉守身邊團團轉的堀川這種閒言閒語並不是第一次,雖然是講求性別平等的時代,但對於Omega的歧視還是有的。不過也止於私下的批評,並沒有造成實質上的傷害,和泉守雖然有想過要好好的處理一下的,但無奈堀川表示不需要,兼先生這麼做反而可能會更嚴重的,而且我並不在意。有人這麼說不就代表兼先生相當有人氣、大家都想站在兼先生身邊嗎?堀川這麼說不但讓他聽得舒爽,說到這地步他也不好再表示什麼。

「國廣,你這樣放任他們會越來越得寸進尺的。」安定有些看不下去只好出言叮嚀,雖然他知道這麼說堀川還是不會改變的。

「沒問題的。是說,下午有小考呢,兼先生準備好了嗎?」

不意外的堀川轉移了話題,安定和清光嘆了口氣。

因為他是為了和泉守,可以容忍一切的堀川啊。

 

只是在午休後堀川變得不太說話也有點心不在焉,同班的清光將狀況都看在眼裡,雖然擔心不過放學後他和安定約了要去吃新開的冰淇淋店,只好將堀川交給他其實覺得不太可靠的和泉守,要他好好注意堀川的情況。

「因為昨天好好看過書了,今天的小考根本小菜一碟!」

「兼先生好厲害呢。」堀川抬頭看著和泉守微微笑,如此回答。

如果是平時的堀川一定會兩眼崇拜的看著他說著不愧是兼先生附和的。

就連神經比較大條的和泉守都感覺到堀川不太對勁,難得的他關心起了堀川「怎麼?看你不太有精神。」

難道是因為中午的那些話嗎?果然應該揪出來打一頓才對,下次就算堀川攔住也絕對不放過!

看著和泉守的表情堀川大概能得知他在想什麼,他搖搖頭「不是因為那件事情哦。」

瞬間沉默了下來,堀川放慢步調走在和泉守身後,兩人一前一後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陽將他們的影子拉的長長的,堀川踩著和泉守的影子,不禁有點恍神。

他看著抬頭挺胸走在前面的背影,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跟在他身後沒有遲疑,如果自己不在和泉守身邊了,他會感到一點不方便嗎?胡亂思考著,堀川停下了腳步。

「兼先生。」

聞言,和泉守停下步伐,頭歪向後方看著堀川「啊?」

「抱歉,今天就不去兼先生家複習了。」

和泉守不明所以但也沒打算追問,他知道堀川不說怎樣也逼不出話的,於是他搧搧手用著不以為意的口吻回答著「知道了,你回去吧。」

和和泉守說過後堀川轉向另一邊打算回家,才走沒幾步他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喊住他。

「喂。」

「……有什麼事可以和我商量啊,就這樣……!」

像是鼓起勇氣一般、用著有些彆扭的表情這麼喊著,惹得堀川笑了出來,心裡暖暖的。

夕陽灑在堀川身上,他雙手背在身後,瞇起眼放柔了神情,嘴唇一勾。

明明是再平常不過的笑容,和泉守卻不知怎得一陣心悸。

「謝謝兼先生。」

 

 ***

不管怎麼寫就是好卡啊……找不太到手感呢TAT

明明只會寫短文的我居然要挑戰中長篇,根本自找虐#

其實想設定兼桑課業不太好,但只要認真起來是很強的,為了拯救兼桑的成績國廣一直在幫兼桑補習,不過看了設定覺得還是必須功課強人也帥才是兼桑啊!只好放棄這個覺得很蘇的設定了TuT(只有你覺得)

對於稱呼和表達方面也考慮了很久,為了這篇文翻了很多資料很怕ooc,最終決定就是這樣了,希望不會太突兀才好TuT

希望能順利寫完呢,歡迎給建議和糾正,我會加油的!

评论(8)
热度(94)

© 若婕 | Powered by LOFTER